首页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热门小说 排行榜小说 全本完结小说 最新小说上架 排行榜热门小说 完本完结小说 完结全本小说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②

2019-07-21

原标题:「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②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②

文 / 杏坛师仁

前文请点击链接查看: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①

国庆长假结束了。

又是一个下午的师生健身活动时间。科技楼前边,孔儒在空地上划了一道线,和肖雅练起了球。过了一会儿,李超丹骑着自行车经过这里下了车,大声说:“孔老师,你的球技大有长进呀,能引来不少观众啦!”肖雅说:“超丹,你可真会说话呀!”其实,旁边的观众,有的并不喜欢羽毛球,只是来看肖雅的容貌、体型和动感风姿。肖雅又说:“超丹,你来跟孔老师打一会儿吧?”超丹说:“场地不行,提不起精神,打不出精彩。”孔儒说:“我们校长说了,明年春天一定给教工建好标准的羽毛球场。”又对肖雅说:“快开饭了,咱也不打了吧。”二人停了下来,观众散去。

孔儒问超丹:“超丹,你们学校国庆羽毛球班级大赛,你班战绩如何?”“冠军!”超丹把翘起的右手大拇指伸到孔儒脸前。“你真行!”肖雅说。“说实话,我们二(8)班的实力不如这次得亚军的三(8)班。今年五一节个人羽毛球赛,全校前十名中,他班三人,我班三人。但他班三人排一、三、五名,我班排在二、四、十名,我是第二名。这次班级团体赛,这六人都上了场,两个班都闯进了冠亚军决赛。”“那你们班是怎么赢的?”肖雅问。超丹“嘿嘿”一笑:“你去问他,”说着,把脸转向孔儒,“是他指导的呀!”孔儒说:“奇了怪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是无功不受禄呀。”超丹问:“还记得去年你给我讲的古时候孙膑帮田忌赛马取胜的故事吗?”“哦,想起来啦……”超丹就眉飞色舞地继续往下讲:“这次赛前的一个周日,我请三(8)班文体班长到网吧里上了一天网,条件是到时给我提供情报。比赛前他向我透漏他们班出场顺序是一、五、三,我们班就定成了十、四、二,我们一负二胜得了冠军。我和他们班全校排名第三的选手的博弈尤其精彩,掌声多多。”“你谍战剧一定看得不少。哎,你车篮里是什么杂志?”“昨天在邮局门外报刊亭买的,我看完了,送给你看吧。”说着,把杂志拿出来塞给了孔儒,骑上车子跑了。

孔儒一边随意翻着杂志,一边和肖雅并排往生活区走着。“孔老师,”肖雅刚说出三个字,孔儒就打断她:“以后直接叫我孔儒,别老师老师的,听着没劲儿。”“你大些。”“不就大你三岁嘛,都是80后。”“行!孔……儒……咦?我现在觉得你这名字取得挺好呀!”“开始不是这名字。父亲送我上小学时,一个戴眼镜的老师说:‘你们孔家咋养恁排场个孩子,有学名了吗?’父亲说:‘还没有。’老师嘴里念着‘孺子可教’,说:‘好,就叫孔家孺吧,我俯首甘为孺子牛。’到高中建学籍时,班主任说:‘你不是小孩子了,改成孔儒吧,内涵多丰富呀!’嘴里又念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肖雅欣赏地听着,问:“孔儒,你家里几口人呀?都在……”“就我自己了,跟魏老师一样,按古代说法就是孤儿。”肖雅说了句“对不起”就转换话题:“超丹买的是什么杂志?”孔儒把杂志合上伸到肖雅面前,见是《女友》。走了几步,肖雅又问:“你的女友是干啥的?”“我没有女友。过去曾经有过,早吹了。人家现在孩子都有了。”

孔儒老家在大别山脚一个贫穷山村。本有父、母、姐、妹。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识字,却决心让儿女在文化上翻身,叫三个孩子都上了学。田地贫瘠,收入仅够温饱。父母就经常上山采药卖钱。一次意外,父亲从后山崖失足坠亡。母亲悲忧生疾,日子过得十分艰难。已经分别上到高三和高一的姐弟俩都跟母亲说要退学回家帮母亲种地。母亲和妹妹坚决反对。母亲拉着三个儿女在丈夫坟前哭着表态:“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叫哪一个没学上。”不久,姐姐就私下里求人,把自己嫁给了一个丧偶的包工头,换了三万元彩礼。孔儒临近高考、小妹临近中考时,母亲突然中风去世。小妹央求亲戚、村邻瞒着孔儒把母亲葬了。高考结束,孔儒在母亲坟前哭了一夜,小妹也陪了一夜。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小妹高兴地向哥哥祝贺,孔儒却要把它撕碎。是啊,四年得多少钱呀,毕业了,也没爹可“拼”,工作何处寻找?小妹顿时变色发狠:“你要敢撕碎通知书不去上大学,我就敢从后山崖跳下去!哥,你信不?”他信。他太了解小妹的性格了。小妹脸上又阴转晴:“哥,学费、生活费有我。”后来倒是小妹深夜含泪撕碎了高中录取通知书,和他人一道坐上了列车南下打工。小妹容貌娇美,声音甜美,聪明颖慧,善解人意。孔儒四年的学费、生活费小妹都及时寄到。但大学毕业应聘到安城实验高中后,却再也联系不上小妹了,至今也不知她人在何处。只是隐约听一个远房亲戚的远房侄子说,小妹在南方先后打工过几个城市,站过电子厂的流水拉,当过公司推销员,做过宾馆服务员,当过美容院按摩师,坐过著名夜总会头牌小姐台,甚至还有传闻被人包养过。小妹从老家消失了,从亲人视线里消失了,是怕别人非议她而损害了哥哥的名誉、尊严抑或另有隐情?

孔儒来安城市,完全是女友的引力。家在安城市的女友是同学是初恋。他们是在舞场上相交相恋的。伴着曼妙的音乐、踩着欢快的节拍,女友攥着他的手、扶着他的肩,轻声而无比柔情地背诵汉乐府:“上邪!”孔儒就接:“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女友闪着泪花背出最后一句:“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理想总是丰满而浪漫的,现实却往往骨感而残酷。他们本打算毕业后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中找一个发展,女友的母亲却坚持把女儿留在身边。女儿当然拗不过母亲,就把孔儒拉了来。女友的家世世代代都在安城,人脉广博,盘根错节。不是首富,经济上却能源头活水来。女友的母亲说不上能在安城呼风唤雨,但她想做什么,却能手到擒来,游刃有余。风平浪静时,与平常百姓家无甚区别;风浪袭来,却能稳坐钓鱼船,化险为夷。来安城半年后,孔儒感到与女友家格格不入。他看不惯官太太脸上时常泛滥的高贵高傲的充满优越感的表情,常常话不投机,戛然中止。当女主人知晓了他的全部根底尤其关于他妹妹的传闻后,声色俱厉地拒绝了女儿的结婚请求,生生拆散了一对相恋三年多的有情人。女友的母亲是女强人,果断而无情。她不能容忍庭院里经常往来一个山野孤儿,她不担心女儿能否从几年的恋爱中全身而退,她不崇尚贞节,古代有多少女子因所谓的贞节酿成悲剧、葬送一生?实际上也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我们的孔儒在婚恋上是严格遵守游戏规则的,他给自己定下铁律:不婚不做,要一个神秘新鲜、互动双赢的新婚之夜。当然,女友的母亲也注意到了孔儒的帅气和才气,但那算什么?时光的刀子,会让容貌很快裂痕凋零,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何况人的容貌?才气也无大用,名教授挣钱远远干不过小学毕业的房地产商。两利相较取其重,她把女儿嫁给了一个官三代。

后来,有人又给孔儒介绍了一个姑娘。姑娘长得还算差强人意,其父是市里一个不大不小的民营企业家。姑娘是独生子女,父亲想找一个能掌管企业的继承人。接触了几次,他发现孔儒根本不是这块料。女儿说,人家还配不上我吗?我不就这条件吗?要学历没学历,要长相没长相,不就是咱家里钱多一点吗?父亲说,你俩不能相比,好比一条狗和一只羊,你说谁好看?只能同类相比。我是给你也是给咱家企业在男子堆里挑人中之龙。女儿又说,人家很有才,还是诗人。父亲说,现在的诗人一抓一大把,比读诗的还多!写几首歪诗就能当饭吃?就能挣百万千万家业?除非他能得诺贝尔文学奖——那是不可能的,那不是人能得的,是文曲星,是神!那方面就是太有才也不行!我的女儿我做主!(未完待续)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网昵称杏坛师仁 ,笔名师仁,本名施永杰,河南正阳县高级中学教师,特级教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大观杂志社签约作家。1982年3月在《奔流》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清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大学毕业从教后辍笔。2009年重拾文学梦,学写格律诗词,恢复小说创作。曾在《诗词》《中国老年》《大河报》《大观》《奔流》《新课程报》《老人春秋》《驻马店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出版小说集《情·缘》。

本文为"等你FM"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