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热门小说 排行榜小说 全本完结小说 最新小说上架 排行榜热门小说 完本完结小说 完结全本小说

一本女性小说撕裂韩国:出生率全球最低,73的人想移民

2019-11-12

原标题:一本女性小说撕裂韩国:出生率全球最低,73%的人想移民

本文授权转载自公众号:世界华人周刊

ID:wcweekly

作者:古尔齐亚

8月28日,韩国又拿了“世界级大奖”。

根据2018年出生统计,韩国生育率跌至0.98。这是韩国1970年代开始生育率统计以来的历史最低点,也是全世界最低。

韩国“光荣”地成为世界唯一一个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

生育率低于1,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15到49岁的韩国育龄女性,平均子女数量不到1个。

▲新闻截图

整个2018年,韩国全国新生儿数量只有32.68万。这是什么概念?

中国城市广州在2017年的户籍人口新生儿数量就有27万,这还不算非广州户籍的新生儿,总计估计应该超过韩国的32万。

而韩国总人口是5100万,但广州常驻人口2018年只有1490万。

人口的萎缩,往往就意味着消费的萎缩、经济的低迷。

本来,发达国家生育率低是正常的。

然而像韩国这种刚刚迈入发达国家的门槛,生育率就滑落到了全球倒数第一,还是个很独特的现象。

而对于如此低的生育率,作为社会婚育主力的韩国年轻人们,尤其是年轻女人们,显然有话要说。

她们说:“这不是我们的锅!”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韩国人也不相信婚姻了

最近韩国媒体上最常见、最讨论热烈的新闻是什么?朝鲜?美国?日本?三星?

是离婚。

8月,韩国女艺人具惠善和男艺人安宰贤闹出离婚风波,原因是“他说因为我不够性感,他出轨剧组其他女星”。

▲具惠善在SNS上的发言

而在此前,被视为“金童玉女、世间绝配”的韩国艺人夫妇宋慧乔和宋仲基也宣布离婚。

▲宋慧乔和宋仲基

有人或许会觉得演艺圈婚恋风波向来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不足为奇。

但韩国媒体之所以如此热衷于报道艺人的婚姻,还是因为韩国民众对此感同身受。

韩国是世界上离婚率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在亚洲也绝对是最高的。

2018年韩国有25万对夫妇登记结婚,同时有10万对夫妇登记离婚,粗略计算的话,四成都离了,这离婚率高得有点吓人。

数据显示,仅2015年当年离婚的韩国夫妇中,有29.9%是“已共同生活超过20年之后选择了离婚的”。

而在这些“晚年离婚”中,大多都是女方主动提出的。婆媳矛盾、夫妻性格差异、家务矛盾、丈夫出轨,都成了主因。因为多年以来的积怨,韩国家庭中的女人们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晚年开始放飞自我,追求自由。

这种情况在明星家庭中也司空见惯,具惠善在谈到自己和安宰贤的婚姻状况时就说:所有的家务全都是我一个人在做,他在分居前就已经连家都不回。

女明星们不惜自爆家庭隐私、手撕凤凰男,年长女人们不惜撕碎20余年的婚姻、主动离婚,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每天都在韩国上演,也必然会波及韩国年轻人的婚育观念。

▲ 具惠善和安宰贤

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韩国男性的初次结婚年龄为33.2岁,女性初婚年龄为30.4岁,而且数字逐年都在往后推迟。

韩国统计厅调查显示,有高达六成的20~29岁年轻人觉得:不结婚,也挺好。

韩国人,尤其是韩国年轻人,越来越不想结婚了。

结婚越来越晚,不婚率越来越高,生育率自然萎缩。

一本女性小说引发的

韩国社会真理大讨论

有人觉得,韩国生育率如此低,一定是韩国政府的锅,政府没有出台相关政策和社会福利,来鼓励生育。

实际上这还真的错怪政府了。迄今为止,韩国政府投入了超过100万亿韩元(近6000亿人民币)来鼓励生育,然而收效甚微。

韩国是个儒家文化主导的社会。

绝对的男尊女卑思想,贯穿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这就是为何具惠善会控诉老公安宰贤:家务他从来不做。

不仅如此,绝对的“孝顺”婆婆、绝对的家务全包、绝对的相夫教子,韩国社会一系列强加给女性的评价标准,让许多韩国女人觉得“透不过气”。

最典型的例子,在日前大火的戛纳获奖韩国电影《寄生虫》中,无论是那个住在玻璃房子豪华别墅的富人家庭,还是宋康昊饰演父亲的穷人家庭,妈妈永远都是待在家里做家庭主妇、洗衣做饭、照顾孩子,无一例外。

▲电影《寄生虫》

去年,一本叫做《82年生的金智英》的小说成为韩国售出百万册的畅销书。

在5000万人口的韩国,一本书能卖出百万本,绝对是轰动级别的。

而这本书之所以在韩国如此轰动,就是因为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这本小说的内容:《韩国女性被歧视、被嫌弃的一生》。

▲《82年生的金智英》

书中主角叫金智英,生于1982年,从小开始,就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受到了各种不公平待遇。比如男同学打她,老师非但不批评男同学,反而说:男生喜欢才打你。

小时候,她偷吃弟弟的奶粉,重男轻女的奶奶就要打她;

她独自夜行,被变态跟踪,结果父亲骂她自己穿太少;

她初入职场,又遭遇性骚扰,她在职场中,做同样工作收入也比男人低;

怀了孕,地铁上甚至都没有人给她让个座位,她生了孩子,又在压力下被迫成为家庭主妇,辞去工作;

丧偶式育儿,丈夫一手不管,还调侃把孩子丢给老婆是因为“母爱伟大”;

结果当她想推着孩子去咖啡馆散散心时,听到咖啡馆员工在背后偷偷议论,说她是个只会在家花老公的钱、靠照顾孩子为生的“寄生虫”——韩语中专门有这个词,妈虫。何其恶毒!

在小说里,因为中秋节临近,金智英必须要穿越大半个韩国,陪着老公回到公婆家,亲自下厨为公婆一家做一顿丰盛的中秋家宴,庆祝阖家团圆。

然而她突然想起,尽管她自己的父母和她一样就住在首尔,她却从来未能陪自己的父母过一个中秋节。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句浓浓儒家宗族观念的话,在今日的韩国社会中,看来依旧是真实的存在。

这本书引发了韩国女性读者的强烈心理认同。

韩国女性学者金莲珠评价《82年生的金智英》:看到最后,你甚至都分不清作者写的是金智英,还是你自己。

因为这本书就是千万韩国女人一生的真实写照。

▲韩剧《死也很好》截图,二胎妈妈面临家庭和工作的抉择

可以说,这本小说,完美地解释为何韩国结婚率低、晚婚率高、离婚率高、生育率低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因为韩国社会文化,出了问题。

90后韩国女人:不要做金智英

虽然书名叫做《82年生的金智英》,但其实这本书引发得最多感慨的,是当下韩国1990年左右和之后出生女生的共鸣,因为年近30的她们,正处在婚育、职场、家庭等人生重要选择的十字路口,对金智英的故事尤其敏感。

这本书也引发了韩国社会硝烟弥漫的大讨论,甚至还引发了韩国网民互撕。

比如91年出生的韩国女艺人、Red Velvet女团队长Irene(裴珠泫)就公开高调宣布自己读完了这本书。结果却出人意料。

▲裴珠泫

因为韩国女团组合的粉丝受众,往往是宅男居多,而韩国网民把《82年生的金智英》看作是“女性主义小说”,认为女性受到了男性的压迫,这顿时让裴珠泫的很多男粉丝很伤心,甚至有极端男粉丝激烈地骂她,焚烧她的照片,表示对她很失望,“要脱粉”。

而这本书改编的电影将在2019年10月上映,电影主页下还是有许多男网友的谩骂:什么垃圾书,居然也要拍电影。

但90后女生对这本书的态度绝对是认同的。女艺人崔秀英甚至看完小说之后,还拍了几集短视频小节目,就叫《90年生的崔秀英》,与姐妹们一起吐槽韩国女人的辛酸成长史。

▲真人秀《90年生崔秀英》

其中就提到,因为许多韩国公司知道女性职员一定会生孩子,所以从入职那天起,就没想把好的薪水和职位留给女性。

而她们在面临“同时在妈妈、妻子和事业”不同角色之间共同兼顾时的难处和辛苦。

▲《90年生崔秀英》截图

但显然,韩国的许多男网友们并不认同这本书。

甚至有好事的男网友,仿照《82年生的金智英》,在网上写了一本小说《90年生的金志勋》,讲述一个1990年出生的韩国男性的“悲惨血泪史”,指出并非只有女性被不公平对待,男人也一样。

比如最大的例子,就是强制服兵役。

根据韩国兵役法,所有20岁至30岁的健康男性必须在军中服役至少21个月,拒服兵役的人会面临1年至3年的牢狱之灾,连玄彬、宋承宪这样的男星也不例外,都要乖乖服役,自然工作事业等均会被强行打断。

此外,《90年生的金志勋》还写了诸如结婚了男方家就要出钱办婚礼、买房子等韩国社会中对男性的“强加项目”。

以此来试图反驳说,并非只有女人们才有不公待遇。

有评论指出,如今20~30岁的韩国男性,其实受到服兵役、找工作难、房价高等影响,也并未享受到什么特权,而初入职场的他们,也没有什么权力去对女人呼来喝去,同属于被长辈压榨的人。所以他们很委屈,我们也是受害者,谁说只有韩国女人才辛苦?

仅仅一本书,就把韩国的年轻人给撕裂了。

▲这本书被改编成了电影,由孔刘、郑裕美主演

另一个有趣的数据显示,73%的韩国人想移民离开韩国,最想去的国家是加拿大。有近一半的人表示:不想再次出生在韩国。

所以有韩国女生在面对媒体时说:“我觉得韩国女人未必就一定会成为金智英,还有很多选择,比如当你还没准备好,就不要结婚,不要生孩子。”

相比大多数韩国青年都是这么想的。

所以有议员将这本书赠送给了韩国总统文在寅,说:希望10之后的韩国,不会再让“92年出生的金智英们”回忆时感到失望。

文在寅能否做到,笔者也不知道。

但是有个有趣的现象,《82年出生的金智英》在日本也登上了“最畅销亚洲图书”的榜首,并且三次加印,供不应求。

看来日本的金智英们,也很有同感。

(本文连同图片均转载自:“世界华人周刊”,ID:wcweekly。《世界华人周刊》致力于从世界发现中国,提供有广度的知识,有温度的立场和有深度的思想。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您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联系本公司)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