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小说 女生小说 热门小说 排行榜小说 全本完结小说 最新小说上架 排行榜热门小说 完本完结小说 完结全本小说

《流浪地球》熱映 科幻小說熱賣

2019-08-08
原標題:《流浪地球》熱映 科幻小說熱賣

  剛過去的春節電影檔斬獲了58億元票房,國產科幻題材電影的崛起成為惹人注目的現象。春節檔兩部熱賣的電影《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一部是畫面宏大的視效大片,一部是借科幻寫現實的喜劇,盡管風格不同,但都改編自科幻小說作家劉慈欣的作品。隨著電影《流浪地球》的爆紅,劉慈欣的小說作品也隨之引發閱讀熱潮。小說原著《流浪地球》春節期間賣出十余萬冊,《三體》高居銷售榜單前列,電影為原本相對窄眾的科幻小說打破了“次元壁”,更多非科幻迷加入了國產科幻的讀者行列。

  出版社責編收到加印請求

  農歷新年第一個工作日,磨鐵圖書的產品經理魏斐然又收到了加印郵件,擔任責編的《流浪地球》小說集在春節期間已經賣掉了十幾萬冊,讀者對這套書的需求十分旺盛。

  魏斐然回憶,2015年9月,他剛入行出版行業不久。當時公司的領導給了他一個選題:出版劉慈欣的中短篇小說合集。當時,劉慈欣的《三體》已經火得一塌糊涂,但他的中短篇小說還沒有得到大眾的關注。魏斐然拿到的是劉慈欣至2016年為止所有中短篇小說,他形容當時的感覺是“既欣喜又崩潰”,一共32篇,七八十萬字,此前並沒有看過劉慈欣作品的他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讀完了這些密密麻麻的書稿,然后將這些作品按照故事類型和寫作風格進行分類。

  不久,磨鐵便推出了劉慈欣的三冊短篇小說集《流浪地球》、《贍養人類》、《超新星紀元》,每本收錄了劉慈欣的10至12部中短篇小說,小說集的名字以其中的一本小說來命名。《流浪地球》的名字天然地具有吸引力,被編輯選為該冊的書名。而電影《瘋狂的外星人》的原著小說《鄉村教師》收錄在《贍養人類》一集中。

  魏斐然表示,這三本書上市以來,因為收錄的作品比較全,銷售量一直都非常穩。三本書總印量在50萬冊左右。因為電影帶動的原因,《流浪地球》銷量最高,目前已經16次加印。

  劉慈欣的小說在各大電商平台也出現了搶購熱潮。根據當當圖書榜單(近7日)的大數據顯示,劉慈欣的《三體》和《流浪地球》分別位居當當小說榜第三、第四位,佔據當當小說榜TOP5中兩席。而在當當小說榜(近7日)TOP15中,劉慈欣的作品佔據六席之多。春節期間,有超過上百萬人以“流浪地球”、“劉慈欣”為關鍵詞在當當搜索圖書,相關訂單同比漲幅超12倍。此外,《流浪地球》在中國兒童文學品類上的表現同樣突出,作為《銀火箭少年科幻系列》套裝書第一輯的領銜之作,這套叢書迅速攀升至當當童書暢銷榜首位,許多家長為孩子下單購買。

  《流浪地球》原著小說講了些什麼

  劉慈欣的人生堪稱傳奇。作為一名水利系畢業的工科生,他長期在山西娘子關電廠擔任計算機工程師,卻利用業余時間筆耕不輟,在一個平凡的小鎮裡暢想宇宙的浩渺與人類文明的未來。劉慈欣的科幻小說既具有非凡的想象力,又有著眾多“硬科幻”元素的設計,其中《三體》三部曲將中國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2015年,劉慈欣獲得科幻文學界的最高獎——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他也成為亞洲首位獲得該獎的科幻作家。

  國產科幻小說的蓬勃發展助推著國產科幻電影的崛起,劉慈欣自然成為眾多制片商青睞的大IP。早在2009年,就有人購買了《三體》的改編權,試圖將其拍成電影,但《三體》的改編之路一直曲折,至今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三體》的拍攝難度主要在於科幻元素“太硬”,小說中充斥著眾多晦澀難懂的科學名詞和物理學概念,對於許多缺少相應知識基礎的讀者來說,即便是讀小說都有很大難度。更何況,《三體》篇幅之長,格局之宏大,世界之復雜,都是一部兩個小時的電影無法說清的。

  相比而言,劉慈欣的中短篇小說也許更適合改編為電影。

  《流浪地球》是劉慈欣1999年發表在《科幻世界》雜志上的中篇科幻小說,整部作品隻有2.3萬字,而且故事流暢,較為通俗,對於閱讀速度較快的讀者而言,讀完這篇小說的時間可能跟看完一部電影的時間差不多。但是如果你看過了電影,再去看原著小說,可以發現兩者之間有非常明顯的差異。

  原著小說講了個怎樣的故事呢?小說中的主人公“我”出生在地球停止自轉的“剎車時代”結束的時候。人類為了避免被急速膨脹的太陽吞噬,在地球上安裝了1.2萬台發動機,准備將地球推離太陽系。這個計劃,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存生態。因此全書一開始就說:“我沒見過黑夜,我沒見過星星,我沒見過春天、秋天和冬天。”隨著“我”的長大,地球開始進入“逃逸時代”,這期間,地球災難頻發,“我”失去了父母,也在困境中認識了一個日本女孩加代子並結為夫妻。全書的重場戲發生在地球已經安全逃逸之后,人們突然發現,太陽並沒有像此前科學家預言的那樣進行衰變,長達四個世紀的地球逃逸計劃竟然是個騙局。憤怒的人們揭竿而起,組成了叛軍向聯合政府發動進攻,而“我”和妻子加代子因為分處兩個陣營,家庭隨之分裂。最終,叛軍取得了勝利,將聯合政府的5000多名成員放逐到零下100多攝氏度的戶外,而就在此時,太陽爆發了氦閃,太陽死了,人類和地球活了下來,在宇宙中繼續流浪。

  可以看出,電影《流浪地球》隻採用了小說中“帶著地球去流浪”的設定,電影中幾乎所有的人物和大多數情節都是編劇的再創造,而小說中最具戲劇性的情節——地球民眾對科學家的誤解也並沒有展現在影片內。相比而言,小說的基調比較悲情,人們充滿了對末日來臨的恐慌,人性變得孤寂、壓抑、麻木、猜疑,人類對太陽既畏懼又懷念的復雜情感也展現得淋漓盡致。而電影的改編則注入了諸如希望、堅持、團結、舍己為人等元素。

  科幻小說愛好者、作家安曉良認為,小說《流浪地球》雖然篇幅不長,但是氣魄非常恢弘,完全是一部長篇小說的題材,只是因為當時長篇科幻小說缺乏市場,劉慈欣才將其壓縮成為了一篇中篇小說。不過也因為這樣,小說的內容實際上更像是一部個人視角下的地球流浪史,沒有電影當中的諸多細節和感人故事。他表示,電影版雖然對原著的故事進行了全新的演繹,但讓人欣慰的是,影片中的故事完全忠實於原著本身的精神內涵,把地球末日災難中的英雄主義和美好人性展現得淋漓盡致,可以稱之為“不是原著的原著”。 本報綜合消息

(責編:王博、鄧楠)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